云曦

脑洞大全~

性转脑洞-封号

性转脑洞-封号
靖王-宁安公主
誉王-乐安/长乐公主
祁王-舒安/嘉德公主
献王-献安公主
(林殊转了,那他赤焰少帅的名号不就变成赤焰军的火凤凰?)

等级:(x珠亲王转换)
国公主-郡公主-县公主-乡公主…

百度百科:
清世祖入关后,于顺治十七年(1660年)制订皇女、宗女封号:嫡出皇女为固伦公主,庶出皇女为和硕公主:格格分为郡主、县主、郡君、县君、乡君五等;不在五等之内的为宗女。

安定;和平 [stable;peaceful]
靖,安也。——《广雅》
毋乃以靖国之故,而祸及于君。——明 冯梦龙 《东周列国志》
5 又如:靖晏(平静安逸,太平无事);靖遏(安定)

誉 [yù]
基本字义
1. 名声:荣~。名~。信~。沽名钓~。
2. 称扬,赞美:毁~。交口称~。
3. 古同“豫”,欢乐。

祁,读qí,笔画:六画。作名词时,往往与区域有关,本义:地名;作形容词时,有祁寒(严寒,极冷),祁祁(舒缓的样子或众多的样子)。此外,祁还是中国姓氏之一。

性转脑洞

盛景_脑洞-琅琊榜性转
原著梗化用 平行世界
苏靖
林殊/梅长苏/苏哲-林姝&林淑&林书&林珠&林纾/梅长苏(梅嫦嫊)/苏哲(苏喆)
萧景琰-萧景妍-萧璟琰-萧瑾琰-萧槿颜-萧锦妍
蔺晨-蔺琛/宸(反正是妹子)
麒麟才子-凤凰才女
江左梅娘~
皇太女

背景不变,转的有这一对,还有后期梅长苏的闺蜜蔺晨,皇子根据剧情转几个。

先是林家有女出生,再是静妃生了皇七女(总之大一岁)
①以女替男梗
林家需要一个儿子继承爵位,但晋阳因生女儿时难产,失去生育能力,又不想再娶,就将女儿扮作男子。
(林淑的形象类似古剑二闻人羽,初期女装时红衣、用长枪)
皇家出游,近臣陪同,林殊(林淑)同去,七公主萧璟琰意外遇险,正巧被林淑所救,关系搭上,林淑身份暴露,成为闺蜜,好感度在日后的相处中日渐增长,然而“纯洁”的友谊被误解成青梅竹马。
为了联姻穆家,皇帝不许两人太过亲密,林淑被调去前线。
赤焰案发,林家被灭门,林父拼死护住女儿性命,林淑换回女装逃离,但身受重伤昏倒,被琅琊阁主蔺琛(大三岁)所救,成为好盆友。
林淑决心报仇,开始学习权谋之术,决定女扮男装进入朝堂。
成为“麒麟才子”后,继续发展势力,最终,暗中接触萧璟琰,联合要平反。
(私设梁帝被夏江谢玉下蛊操纵,不过没人知道,林淑在调查其他的事时牵出这条线,告诉萧璟琰并验证,坚定其争取权位决心,与谢玉假合作,借口身为女子却想上位,谢玉见她身为女子容易操控答应(设定梁帝子嗣稀少,生一个死一个,只有十个孩子,皇子三个,七个女子,一个皇子还是傻子,只遵照亲代继承规则的话,总体来看,公主“被迫”作为继承人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),实则要借此机会弄死一干诬陷的人并解救皇帝)
在情报交流中发展感情,恋情出现。
私下相处中,林淑女子身份暴露,萧璟琰表示不介意。
穆霓凰?后来成了她们的闺蜜,帮忙干活去了。
最后,报了仇,救了皇帝,就可以归隐田园了。
【没有中毒梗,最多是剧情需要受点苦】
②女装到底梗
一开始就以女装示人,后来出名时也以女装出现。
〖但是这条线里她怎么去报仇啊,难不成要变成交际花?〗

病青山:

我会说最开始我也以为男主角叫夏洛特,是一部外国片?233333333


幺幺澪:



我觉得差不多了哈哈哈


魔都战记

相思子: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谨以此文,献给漫展中每个不可或缺的你。


 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地铁门关闭。


 


“下一站,人民广场。”


 


这句播报话音刚落,好像陡然开启了什么结界,或者说,是进入了什么奇怪的世界。地铁里瞬间变空,车厢里七七八八的乘客全部消失无踪,只剩下一个黑发的少女站在过道中央。


 


她看了眼手机,早上6点,无信号。


 


战斗已经开始了?居然已经波及了到了人民广场。  


 


她把手机收了起来,要去新国际博览中心她必须在人民广场下车,然后转2号线。但是现在这种情况…….一个人是肯定走不出去的。真是不走运,我还要去抢本子啊。


 


列车猛地震动了一下,然后缓慢启动,一排拉环前后摇晃,空荡荡的车厢里显得十分诡异,她迈开脚步,开始朝前走。车里的灯光变得忽明忽暗,模糊不清的黑影在车窗外徘徊着拍打玻璃,窥视着机会要冲进来。


 


少女目不转睛,穿过一节又一节空空荡荡的车厢。


 


终于有一节有人了,晦暗的灯光下一个男生背着包坐着,正低头专心打手游。女生经过他的时候,少年抬头看了她一眼。


 


“来吗?”她瞥了眼他的屏幕问。


 


他站了起来,把LL关掉收进包里。


 


“今天手气怎么样?”


 


少年挑眉笑了,“单抽UR。”


 


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向前走。前面一个车厢里,有个妹子突然发现身边所有人都消失了正惊慌失措地四处张望。


 


看到两人向她走来时她陡然松了口气,小跑过来,“吓死我了…吓死了…..我还以为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是去cp的…..”妹子戴着栗色的假发,外面套着米色的大衣。


 


看着非常可爱,少年朝她点点头,“同行吧。”


“可以组队好开心….”妹子在胸口合十,“怎么称呼呢?”


男生低头笑了笑,“叫我欧洲提督就好。”“噗。”妹子捂嘴笑了,“这里圈名小厨。”然后她转身向着那个黑色长发的妹子问,“你呢….?”


 


少女没有理她,大踏步朝前走,“没有时间了。”她说。


 


两人听了表情一下变得严肃起来,抬腿紧紧跟上,三人继续朝车厢前部行进。这次遇到了一个背靠车门的妹子,挎着一个很大的包,看见三人后她从车门上直起身。


 


她表情冷峻地朝他们伸出手,“这里白茶,职业姑且是画手。”


“哇捕获了一个大大?!”小厨高兴地叫着。


“不不…”叫白茶的冷静少女脸一红,“我….这是第二年….只是个渣渣画手…..”


“没事没事!突然感觉这次好安全!”小厨一把握住她的手热情地摇了摇。


 


黑发的少女继续往前走,三个人互相看了看马上跟了上去。


“难道还有吗….这次这么幸运?…一条地铁上居然会有这么多同好…..”


白茶轻笑,“你是没见过那些满列车都是coser的,那战力简直可以打爆一整条地铁线。”


小厨有点尴尬的笑了笑,伸手拉紧自己身上的大衣。


 


他们一路走一路捕获了一只摄影,是个很和善的男青年。一个道具师,黑眼圈很重,一看就是熬夜通宵赶道具,背后背着一把长长的枪,估计也为要搞进地铁里花了好大番心思。


 


欧洲提督问道,“大家武器都准备好了吗?”


 


摄影说,“我只是个小摄影….器材一般….”道具也擦汗….“这里手残道具一枚。”他指指身后的碎魂,“给社团里做的。”


白茶,“….我只带了跟基友签绘的笔跟纸。”


大家互相看看,“完蛋,原来都是散人….”


“coser没有吗?”


大家面面相觑。


“文手呢?唱见?画师?”


“完了….咱们这是菜刀队啊,还是没输出的菜刀队。”摄影两行清泪,“一出地铁就会被打残吧?”


 


“那个….”小厨弱弱地举了下手,大家一下全看向了她,她有点害羞的捂了捂脸,“我不是coser….但是….我…..”她动手脱去大衣,厚实的外套下是……..??大家一瞬间都屏住了呼吸。


 


一身熨烫整齐,剪裁合身的JK。衣服有点单薄,小厨缩了缩脖子,鼓足勇气继续说道,“虽然不是什么很厉害的职业….但是….我….….我….防御也好,加血也好….. 会努力保护大家的!”


 


“很可爱啊!”摄影笑了起来,“等会可以拍几张吗?”


 


“啊….”小厨有点开心又害羞的再度捂着脸,“谢….谢谢。感觉更有力量了….”


 


“好,那现在有辅助了,输出就交给我们吧。”提督划了一下其他人,大家都点点头。“那你…..”


他转向第一个遇见的黑发少女,而她继续朝前走去。


 


“等等?”大家有些疑惑地互相对视,然后一起快步跟上。


 


地铁尽头还有人。


 


大家纷纷站住。那是一个牵着孩子的中年大叔。看年龄就不属于他们这群年轻人,不属于他们的圈子,也不会明白他们的世界。就是给人这样第一印象的中年男人,此刻正茫然四处张望着,当他看到他们的时候愣住了,小女孩看上去非常害怕,一直紧紧抱着大叔的腿。他有些疑惑,又有些惊讶地,安抚着小女孩注视黑发少女的走近。


 


“原来….又到时间了吗….”


 


“是的。”黑发的少女朝他伸出手,“来加入我们吧。”


 


大叔一脸感慨,“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…我….我居然还会被选上…..我…..”他下意识难以抑制地朝他们迈了一步。


 


“爸爸!”小女孩一把抱住他的腿。


 


这一声陡然将他唤醒。大叔站住了。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女儿,好像从一次欣喜的升空中猛然掉回了现实,晃神间惊觉自己已结婚成家。已经…不再是年轻人了啊…..已经,是不是早就跟那个世界说过再见了呢。


 


他很久不看新番,不看漫画,不玩游戏,每日为家庭和薪水四处奔波….每日在地铁的早高峰跟晚高峰中抚平自己躁动的梦想….每日每日看着无聊的电视剧,看着千篇一律的国家新闻,看着起起伏伏的股票指数……只有今日,只有此时此刻此地,男人的表情又激动又惆怅。


 


“我就不去了吧。”


 


已经过了那个年纪了吧,已经二次元毕业了不是吗。他看着对面的大家露出转瞬即逝的苦笑。能中二真是好啊。那一张张年轻又充满活力的脸让他怀念又向往,年轻时黄金般愉快的岁月还历历在目,再回首却已是别人口中的大叔。


 


黑发的少女没有收回手,她直视着男人的眼睛说,“我们需要你。”


话音未落,所有人都朝他伸出了手。


 


来吧。


 


加入我们吧!


 


 他们的眼神跟诚挚的掌心似乎都在说,在说着…..只要心不老我们就永远年轻呀。


 


小女孩不怎么害怕了,她松开了抱着爸爸的手,有点好奇的看着前面的哥哥姐姐们,再看看自己爸爸。


男人眼圈发红,他移开了视线望了会别处,深呼吸后眨眨眼笑着低头问女儿,“小埋想去吗?”


小女孩又看看那一个个热情的手,点了点头。


 


“等你再长大一点….明年爸爸带你一起去。”


 


我们一起去,爸爸跟你讲那些年的故事,那些有名的大师,那些经典的老梗,那些心中永不褪色的神作。男人心里百感交集,虽然他有点过气了,但是他还有..…..他握紧了掌心中女儿小小的手。小女孩抬起头大大地微笑了起来。


 


黑发的少女收回了手,扬起唇角轻轻笑了。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吧,离去或留下都有着各自的理由,也许我们只能坚信,终有一天远行的人会带着新的力量回来。


 


此刻被时光抛下的人似乎也并不寂寞,于万千纷繁中第一次感觉到传承的力量。


 


“我带着女儿没有办法跟你们一起战斗,但是我可以给你们一点帮助….”大叔松开女儿的手,一边掏钱包一边朝他们激动地说。


 


“我老婆不是很喜欢这些东西,我就越来越少带了…但是还是有一些的…”大叔掏出一个圣斗士星矢的钥匙圈,有点老,磨损得非常旧,然后是两张EVA的卡片,被他珍惜地夹在钱包深处。


 


大叔难言地看着它们,这些陪他度过了短暂年轻岁月的纪念品,他曾经倾注过难以想象难以复制的全身心热情,他们见证了自己的爱,过去,还有成长。不是很贵重,但是却因为附着独一无二的记忆而举世无双。他不舍地拧着眉头,但是却笑着把它们郑重地放在少女手心。


 


“交给你们了。”


 


“加油吧!”


 


***


 


 


人民广场站。


 


六个人抱团下车,中年男人最后朝他们挥了挥手,旋即被车上蔓延的黑雾吞没消失。


 


他们最后回头看了一眼,转身的时候百感交集。


 


“消失的人会去哪里呢?”小厨有点低落地问道。


 


“大概会回归正常世界吧。”


 


“那我们……是不正常的吗….我们看不见他们,但是那些消失的人能看见我们吗,我们现在的行为….在他们眼里会像奇葩一样吗……”同样身处于地铁站,此刻他们眼中不相干的人都消失了,他们自顾自做着自己的事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。那他们自己呢,那些3次元的旁观者们,那些他们看不见的,会看见他们吗,会心想这又是哪来的傻逼,变成再一次的两两相厌吗。


 


 


黑发的少女一边走一边开口,“这个世界没有名字,每年它都会苏醒几次,当有能量的人在魔都大密度聚集的时候,它就能得到力量打开入口。”


 


她带着大家快步穿过上行的电梯。


 


“被召集的人需要到达场馆并取得战斗的胜利,被黑暗吞没的人会回到原本正常人的世界。”


 


站台上空空荡荡,原本人潮如织的地铁线换乘站此刻诡异恐怖得像寂静岭,灯光闪烁间发出噼啪的电流声,不远处布满飘荡的黑雾,恶心又令人恐惧的东西藏身于其中盯着他们蠢蠢欲动,到处是窸窸窣窣的窃窃私语声。


 


“大概就是这样的设定。”黑发少女抬手掷出一张卡片,它带着风声划开咆哮着扑向他们的异形。黑雾中炸开一道白光,绫波丽站了站了起来,走到他们身边。


 


“如果真要说名字的话。”接着是另一张,卡片在像飞镖一样飞出去的轨迹中突然炸开,明日香一脚踩在丧尸般可怖的黑影上,一个旋身将它直接踢飞。


 


“可能就是大家口中所说的,2.5次元吧。”


 


世界与世界的间隙中是什么呢?是烈风还是大海?夹在2与3之间的0.5,是令人恐惧吞没人心的黑暗,还是温暖宁静可以栖息的港湾?


 


黑发少女以脚跟为轴一个利落地大转身,明日香跟绫波丽同时站在她身后隐隐微笑。她面朝身前的众人展开双臂,漆黑发丝荡扬出激昂的弧度!


 


“战斗吧,诸君!”


 


 


***


 


每天早晨当你清醒的时候,你都努力地想活得像个正常人一样。


 


***


 


黑色的怪物滔滔不绝蜂拥而上,画手从包里掏出一大叠画给亲友的签绘,一扬手挥洒而开,那些承载着爱意跟简单线条的纸张排成一个环构成了屏障,她不断地拿出白纸,手中的笔不间断飞速画着,将被破坏的签绘产生的缺口及时补上。


“要是自己的水平可以再高一点….如果可以变成真正的画师的话…….这些….”一支笔画干了,她飞速拿出了另一支,“这些家伙根本不在话下!”


 


摄影的相机不停地闪动着,被他摄入的黑影全都化为飞烟,“啊…早知道应该攒钱买个大广角…”他飞速按着快门的手指隐隐有些痉挛。


 


道具师挥舞着自己做的道具将那些靠近的黑影击飞。他在喘息间评判着自己一击的威力,“手艺还是不够好啊…….下次要做得更精细一点….”


 


只是换乘的一段路,他们走得硝烟四起,无数恐怖的黑影被他们吸引不断聚拢而来。


 


它们张开腥臭的獠牙与利指,不断地想将他们拖入黑暗中。穿着JK的妹子在队伍最后,她一把推开反应已有点迟缓的道具师,被扑上来的怪物一爪抓住了腿。


 


“唔!”小厨瞬间被拖到了地上,黑暗迅猛地漫上来,她拼命地挣扎着想爬起来。那些窃窃私语突然大声起来,一字一字轰击着她的心口。


丑死了。穿得什么鬼东西。装什么嫩啊。崇洋媚外。嘻嘻嘻嘻嘻。这么胖还敢穿。


那些她曾经听过的让人难过的质疑声再度响起死死纠缠。


不要….我不会放弃的……


 


穿到大街上都不觉得丢人吗。丑死了。这么喜欢吸引眼球吗。


 


“滚开!”她陡然爆发出一声怒吼,我爱穿什么就穿什么!制服有它自己的美不懂的家伙根本毫无置喙的权力!


 


一个小东西划破她眼前的黑暗,掉到了地上,小厨一愣,下一秒星矢拔地而起。他的圣衣发着耀目的璀璨金光,驱散了所有的黑暗,一记天马流星拳周围十米外瞬间清场。


 


“你还好吗?”久远老番的男主角弯下腰向她伸出手。主角光环不减当年。


小厨擦了把脸,将手放于他掌心。


 


队友们向他们跑了过来,将两人护在中间。“还能站起来吗?”


 


“趁现在快走。”


 


黑发少女搂上小厨膝弯将她一把抱起。“咦!!!!”妹子满脸通红,“我…我还可以走…..”


 


“前面是2号线的电梯。”黑发妹子笑了一下没有回答,带着大家一路狂奔。白茶喘息着扔掉第3支水性笔,右手一直在抖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一年份的速写都补齐了。摄影掏包换弹夹哦不是换电池。


 


刚跑到电梯边上大家猛地停住了,下面是沸腾翻涌着的黑色泥沼,无数焦黑的手向外伸着要将人拉住沉没下去。


 


画得那么丑还好意思送人。不管练多久都那么丑。拍得那么渣根本没有人会约你出去摄影吧。多好的装备对你来说都毫无用处。丑。丑。丑。


这么大了还打游戏真是玩物丧志。穿得这是什么东西。花这些钱根本毫无意义。


 


负面情绪的黑沼狞笑着向他们挥舞着无数手臂。来吧。来吧。来吧。那里究竟有什么好的。


成为正常人才是世界希望的。


来吧!来吧!来吧!


 


跟在黑发少女背后的脚步们有些乱了。这么多,这是要打到什么时候….


 


明日香撩了下头发,“交给我们吧。”绫波丽没有说话,一步踏入黑暗之中。


星矢回头笑了笑,“放心吧。”


 


“等一等….你们….”


 


他的目光好像透过黑暗看到了远方的什么,目光欣慰清澈又坚定。


 


“能保护你们到这里已经很高兴,身为前辈就此谢幕吧,舞台是时候交给后辈们了。”


 


圣斗士身披过去时光中属于自己的荣光,不回头的踏上了征程。


 


也许就是这样吧。即使这些老去的,完结的人物已身负历史的尘埃,但在曾经的时光中,在某些人的记忆中,他永远鲜活地存在着,伴随着曾经支持自己的观众们一同年轻,一同老去。


 


在这个世界中的每次触摸,都足够让自己热泪盈眶。


 


翻滚着的黑色泥沼沸腾了起来,三道白色闪光将其割得支离破碎,他们耀眼到顶峰之后倏忽而逝,在一群观众眼里印下了三个白炽的光斑。


 


“我回去一定要补番。”不知道是谁抽噎着说了一句,大家都笑了起来。


他们抓紧机会狂奔下扶梯,开往广兰路方向的地铁却还没有来。站台上悬挂的液晶屏上显示着鲜红的下一趟列车到来时间。4分钟。血色的数字不断跳动,周围的黑影再度聚集。


 


提督抓狂地拍着防护门,“快啊!”车怎么还不来,再不来他们好不容易给我们争取的时间就要没了!


 


“放我下来,我可以的。”小厨摸了摸黑发少女的肩膀,后者点点头松开手。大家背靠着防护门散成半圆,所有人都喘息着做好了准备。


 


狰狞的怪物们越来越多,甚至弥漫到了天花板上,无数的负能量汹涌而来狂笑着将他们包围。


 


六人握紧了手中能反抗的一切东西。难道今年…..连场馆都进不去就要在这里离开了吗。


 


 


***


 


但是所谓的“正常”,又是谁给谁的定义呢。


别人的审美和预期,别人的价值观,别人的目标和追求。


 


为什么世界要强迫它要变成你的呢?


 


***


 


 


怪物们在地上爬动,从天花板上冒出来,丧尸一样向他们扑来,潮水一般的黑色瞬间将那一个小小的半圈淹没。


放弃吧。放弃吧。放弃吧。


放弃吧。


放弃吧。


放弃吧。


你一辈子都不会有成就。你只能成为别人的笑柄。你的努力毫无意义。放!弃!吧!怎么这么大了还不会认!清!现!实!


 


一道剑光当空劈落。刀刃所指,黑暗烟消云散。六人还处在极大的震惊之中,愣愣地看着黑暗消失的尽头,站着的亚瑟王。


 


Saber的coser拿着剑朝他们走来,身后跟着高大的Archer。


“发现了一群master。”带着金色假发的妹子爽快一笑,再度握紧剑。Archer拉开了弓。


 


“还能继续走吗?车要来了。”两位coser同时转身将他们护在身后,披风跟裙摆飞扬出凌厉的弧度,眼神坚定地面对着再度聚集的黑暗。


 


“卧槽…..卧槽?!!!”
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…..”


“天辣天辣天辣…..”


暴力输出!暴力输出!!!幸福来得太过突然,移动坦克跟高射炮同时降临,大家简直争相想要抱腿大哭。


“啊啊啊啊啊妹子好还原!!Archer也好原版!!!!哭了哭了….”


“道具做得也好精致!”


“求cn啊我要粉你们!!”


 


两位背对着身后保护着的6人笑了,默不作声地擦了把掌心的汗。他们两一路从8号线上打过来,仇恨过高拉到了太多小怪,就算是技能高伤害吊,终于走到这里的此刻也有些力不从


心。


 


异形再度扑了上来,仿佛也明白不能让他们上车,进攻变得更为激烈。Saber的coser刚砍完一个,动作只迟缓了一瞬,没能挡住下一个扑上来的,被一掌拍飞。


 


“妹子?!!”


 


她翻滚着摔到了地上,地板上蔓延的黑雾瞬间吞没了她。


 


“可恶。”Archer的coser一把拿开了弓,他的道具因为过度使用变得脆弱。因为不断紧绷而发出声响的弓弦听声音就知道再有几次就要断了。


 


那就….让我看看到底有多原版吧!


 


他向前伸出手,气流在他身侧不住旋转,将身后人的衣服头发刮得不住飞扬!


身为coser的他低低地吟诵着那人的台词,“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. Steel is my bodyand Fire is my blood….”


黑暗的怪物一拥而上!


“LawAias!”


 


耀目的紫光瞬间绽放,炽天覆七重圆环展开于此处的战场。四瓣花瓣渐次打开,所有的黑潮蜂拥而上,撞击间发出剧烈的红光!


 


只能开四瓣啊….力量从他身上不断抽离,他的弓粉碎殆尽,男人在汹涌的气流之中默默地想,看来还是得在原版的道路上更加努力才行…..


扑上来的黑暗一层层被消耗,Law Aias也在不断消失,短短几秒间只剩下了一层。


 


所有人都握紧了手里能攻击的东西,做好了防御被破坏的准备。


 


他的手开始迸发出鲜血。


 


跟风狗。不原版。毁原作。没有人喜欢你的cos。出cos除了烧钱还有什么意义。


奇装异服这人是有病吗。


这些恶质的话语如尖锥一般刺入她的心。身体….已经动不了了。她趴在地上,被无边的负能量淹没。


你出的感觉好像某大大诶。我觉得你的脸不是很好看。出coser只要脸好看就行了。你根本不适合这个角色。只有后期能拯救你了。


求!别!毁!


 


大家所在的地方从厚幕般的黑暗中透出了一线紫色的光…….


 


.是你吗?居然开大了……...我….我也….要努力才行。


 


她猛然攥紧了拳头。挣扎着从地板上爬起,黑雾中伸出无数的手拉扯着她,想要拉着她堕落深渊。她的头发被抓散,金色的发丝散落在肩上。在各种力量的拉扯中一寸一寸地站直。


 


不管怎样….这一切…..一开始就只为自己开心,跟基友们一起研究,一起出外景,一起努力离那个世界的他们更近一步。喜欢的角色就算能有一分的相似就可以高兴很久。


 


那种心情我………..不会忘记!


 


她奋力直起身体,握着剑,木头做的,身上穿着铠甲,eva做的,金色的头发是假发,相似的脸是妆容。


就算被说成faker也好…….


她剧烈喘息了起来,猛地踏出一步。遥远的时空中,好像有人同时跟着她踏出了一步。


 


该怎样形容这种感觉呢。


 


可能我不像saber那样苗条,脸也没原作那样好看,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做到7分神似…..但是我的心情跟愿望,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人!


 


先天的条件,并不会制约我们想要追求美的脚步不是吗。不管结果如何,该努力的时候,我只要….尽人事就好了!


 


她举起了剑。


 


列车呼啸着进站,队友所在的地方已经被完全的黑雾笼罩,隐约可见大快朵颐的躁动着的怪物影子。


 


她深吸了一口气。来吧!


 


她的身畔出现了光芒,原作中的saber现形于她身侧,两位亚瑟王同时举起了剑。


 


她感觉到了,saber的光芒映照着她也发起光来!


 


Buff+++


Buff+++


Buff+++


Buff+++


Buff+++


Buff+++


在满心复杂难言的情愫中,耳边仿佛响起了遥远的战歌,在这歌唱着不屈的英灵的旋律中。她一斩劈下。


 


“誓约胜利之剑!”


 


如果不是进入了这个世界的话,她永远不知道自己通宵达旦精心制作的道具可以发出…发出如此纯粹炽烈的光芒,对城宝具的威力虽只被她这个coser达到了三成,但是周围的黑暗在这轰然炸起的剑光中尖叫着消失殆尽。


 


同伴的身影于被消灭的黑雾之中再度出现了。


手中的木剑片片碎裂,她浑身脱力地跪倒下去,但是却抬起了头。


 


吾王发着淡淡的光芒,温暖微笑着低头看她。


 


她看着被自己的决意召唤而来的原形,内心百感交集,saber助她合力发出一击后的身体正逐渐淡去。


 


“我….你认可我吗….”


 


Saber伸出手轻轻碰触她穿着护甲的心口。然后再碰了碰自己布满护甲的心口。她的手按在心脏所在的地方。身影慢慢消失为金色的荣光。


 


因你而精神永在。


 


 


我们的荣耀不会落幕。


 


 


 


***


 


 


有的时候你会惊讶于世界所能发出的恶意。让你难以置信无法忍受。那些刻薄的话语跟消极的情绪每每抓住你的心。无数次放弃的念头对你百般引诱。


 


谁不是带着满身的质疑一路走过来的呢。别人的嘲讽跟自己内心的动摇,与想要坚持和努力的愿望每日每夜不竭交战,偶尔你被负面打败,觉得这一切真是毫无意义,但是只要有一天,只要有一次,你听到了一句肯定,或许还有赞美,于是你内心的荒原燃起火苗,终有一日变成燎原的烈焰。


 


她在晕倒前的模糊视线中看见了朝自己跑来的同伴们,然后安心地闭上了眼。


 


提督跟小厨一把架起cos saber的妹子,一行人冲上了地铁。这一次交手直接战损了两位coser。


 


要走的路还很长,几人心里都在想,这次轮到我来保护大家了。黑暗的地铁吱吱呀呀地缓慢开动了,好像终于等到羊入虎口的阴险陷阱。


 


这趟列车好像已经被攻占,到处都是战斗的痕迹。大家站成半圆将两位受伤的coser保护在中间,紧张地看着车厢前后两头。


 


道具师突然看见前方的黑暗中有微弱的光芒一闪而逝。


 


“前面好像有人。”


“这条是去场馆的必经之线,应该可以遇上一两个。”


“要过去看看吗?”


大家互相看了看,“我们的战力可能支持不下去….”提督一边说一边看着身侧的黑发少女,他是打电游的就算了,这一位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表示…..这….


 


“去看看吧。”她说话间望了回来,提督赶紧移开视线。不管怎么说,任何游戏任何情况下,划水的队友都绝不会让人开心啊。


 


她背起了saber的coser,提督扶着Archer的coser,一行人谨慎地开始移动。摄影殿后,他想起饥饿游戏,殿后的永远都光荣领着便当,所以当他全神贯注地盯着身后的黑暗,并隐约在浓稠的黑雾中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时,他真的,真的,一点都不惊讶。


 
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快跑!!!!”


 


所有人瞬间回头,地铁末尾的黑暗中走出了一个高大的黑影,带着一个一个巨大的三角面具,手里拿着一把大刀…..


 


“三角头!!!!”


“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”大家瞬间拔腿狂奔,脸太红真是欲哭无泪,一上场就是boss遭遇战!


 


他们一口气跑过三节车厢。道具师一直紧紧看着前面。果然没错,他之前看到一闪即逝的光逐渐大了起来。


 


“风来吴山!”


 


白茶陡然惊叫起来,卧槽真他妈人生如戏!!!“快散开!!!”众人跑得太快一时来不及刹车。


 


一个浑身金黄的萝莉一个鹤归砸落人群,手中的巨剑带着雷霆万钧之力抡起了巨圆。那把重剑挟裹着烈风迎面招呼向众人。


 


“徒弟!”藏剑萝莉身后的黑暗中有人骇然惊呼,下一秒萝莉也看清她眼前重剑所向的是什么人,堪堪停住了手。


 


“我靠看错了!!!”她一把收回重剑换上轻剑,嚎叫着转头,“我的妈师父我黑CD了!!!”


 


一个身穿朔雪套的军爷从黑雾中跑出,“都叫你看清楚再风车啊!!!!”


 
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师徒两个都嚎叫起来。


 


“等等这是?”几人一脸茫然。


“剑网三的coser….”白茶扶住额头,一脸不忍直视,“快别嚎了你们带奶了吗!!”


“啊啊啊啊啊师父昨天刚死的情缘!”藏剑萝莉哭喊着双马尾不住摇晃。一套连招漂亮带走几人身后跟着的小怪。


 


“等一下…”小厨指着两人一愣,“你们是不是微博上的那两位大大……”话音未落军爷身后跟着跑出了几人,“是的是的!!”那几人一脸激动,“我们在地铁上碰到的….”


 


他们这群小透明一路被两位大大保护着走到了这里。此刻两队人马偶然会师,彼此都涕泪交加。


 


“先别急着感动,都忘了我们身后的boss吗!!”


“后面有什么?”藏剑萝莉腾跃间不断地解决着所有扑上来的小怪。


“三角头!”


“我了个大槽!”


 


铁刀在地板上拖行的声音越见清晰,所有人都抖了一抖。地铁还在吱吱呀呀地移动着,距离龙阳路还有——四站。


 


藏剑萝莉握紧了手里的轻剑。军爷拿着长枪,所有人都严阵以待。与他们相对的,这个世界的怪物异彩纷呈,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秒对决的会是谁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会倒在谁的手上…..


 


“不过是个恐怖片的boss罢了….又不是令狐伤!”萝莉秒开梅隐香,举剑而上!


 


“徒弟你现在是PVE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

 


下一秒她被击飞,军爷拍了个定军挺枪而出。被两位大大保护着的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。直到军爷最后被打得摇摇晃晃,勉力开了虎。有人带着哭腔说,“怎么办….怎么办…我们要帮忙才行….我们可以做点什么….对要做点什么….”


 


三角头大刀挥落,他横着长枪合力格挡。力量不断加强,他的枪断了,大刀直接砍上肩头铠甲。瞬间嘴角流下鲜血。


 


他身后的人群爆发出一阵痛苦的抽气声。他勉强踉踉跄跄地闪身躲过一刀,三角头直接抬脚将他踢飞,走向身后的那群人,举起了大刀。


 


黑暗一拥而上将他包裹。


大大好高冷哦。大大不过就是有点名气到底在得意啥。出的片子也不怎么样啊。我关注只是为了看笑话的啦。大大居然说这样的话真是三观尽碎已取关。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。哎呀大大又欺负小透明。


三角头是人心邪恶写照的具象化,此刻觉得这货出现在这里真是再合适不过,他咳出一口血。


 


那些黑暗中的窃窃私语越发放肆。不断地用那些他曾经觉得伤人的话攻击着他,不断地引诱着他心中的负面情绪。


 


我就是自负怎么了。那些人根本不喜欢我。放弃吧。放弃吧。放弃吧。消失吧。消失吧。消失吧!


 


他隐约好像听到有人在叫他。声音很模糊。这种感觉似曾相识,像在无数攻击谩骂嘲讽的话中偶然发现一个“我就喜欢大大!我会永远支持你的!”


虽然之后又是连篇累牍的“快看那个脑残粉。”


 


他把嘴里的血吐干净,然后抬手一抹唇。


 


 


 


我天策男儿怎可倒在此处!!


 


他空着手再度扑了出去,就算是用长拳跟猛虎下山!


 


“大大!!”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,他眼角余光看到有件物体被扔了过来,伸手一接,是把碎魂。


 


“……”


 


“反正如果去不了场馆带着也没有意义,交给你了。”


 


军爷握着已经过时了的大橙武,沉默间打了个雷。


 


“谢谢….”


 


“我这种小角色做的东西,虽然做得很粗糙,可是只要想到能被大大拿在手里…就觉得好激动啊。”道具师笑着,一脸忍着眼泪的表情,朝他比了个拇指。


大铁头转身重新朝拿着武器的他而来。


 


军爷抚摸着手里的道具,“…….虽然用我的要求来说确实做得不够细致,我一般可是不会拿这种出外景的…..”他拿着碎魂重新摆出了入战的姿势。


 


“但是从你做的成品上,我感觉到了心意。”这就够了….


 


任驰骋!


 


军爷骑上了技能召唤出的白马,一脚踩翻了三角头。然后紧跟着!


 


“风来吴山!!”


 


藏剑萝莉不知何时已挣扎着爬了起来,喘息着手握破破烂烂的重剑,嘶吼着打出了两人间最后一次配合。然后重剑碎裂,碎魂光尽。


 


这个世界的我们,在那些庞大复杂的感情面前,很多时候都是螳臂当车,我们的力量杯水车薪,我们的叫喊几不可闻。


 


但是不管是怎样的身份,所有的人都在战斗着。都在努力地捍卫着自己觉得珍贵的东西。无数次我们选择蛰伏,选择忍耐,等待着奋起反抗的CD,每一次失败都难动摇我们战斗的意志,每一次倒下我们都努力再度站起,也许是因为,这条路上有着太多太多的同伴。


 


龙阳路站到。


 


地铁门打开了。


 


***


 


军爷身上还挂着藏剑萝莉的风吹荷,她开了强嘲为他承伤,被打的晕了过去。没人再管boss是不是会再度攻击他们了,所有人一拥而上将两人扶了起来冲向车门。


 


Archer的coser拉着剑网三的天策,两人碰了下拳。


 


有人看到悄悄说,“要是那位能再挺一段时间就好了,Archer打起那货直接就是切菜。”


 


“不同的作品,根本没有比较的意义。”正在咬耳朵的两人一回头,黑发的少女跑在他们身后,表情很冷静。


 


“我们只是在说事实而已….”


 


“事实是不管是什么作品里的coser大家都在努力。”


 


她冷冷地越过了两人,向前跑去。


 


一队伤员在站台跑跑停停,无数怪物跟在他们身后。“要不然就把我们放下吧,再带着我们你们会被拖累。”


 


“开什么玩笑。”


 


怪物们毫不留情的蜂拥而上,把这对苟延残喘的队伍打散,等待了数轮终于找到机会可以将他们啃食干净。


 


“别理我们了,要不然最后谁都到不了….”


 


负伤的几人一把推开了扶着自己的人。


 


“开什么玩笑啊!!”他们吼叫着再度伸出手。


 


 


 


***


 


 


“丧气的话,还是不要太早说哦?”


 


什么?


 


一群LO娘跑过拐角,出现在众人眼前。她们行动间蕾丝跟美丽的印花闪着动人的光彩。


 


“治疗小队已就位!”


“前方就是场馆了,大家要坚持住!”


 


看着她们漂亮的裙子,感觉自己还能再战三十年。


 


 


坚持过最初艰难的时间后,你经常会发现,路会变得明亮和宽敞很多,当然前提是你真的坚持了下来。


不管流了多少血多少泪,总会有一天一切都会变得简单起来。也许是因为世事不会总是如此操蛋,也许是因为你正在不知不觉变强。


 


也许….再倒霉的人也会有走运的时候。


 


“大家请这边来!”staff出现了,他们大声招呼着,“接下来请听从指示,我们一定会保护大家的!”


 


他们安静有序地跟着指示前进,从这一刻起所有的黑暗被staff们挡在了身后。那些怪物们狰狞咆哮着攻击工作人员们。


办展有什么用!维护秩序还会被人怨恨!做好工作还会被人误解!累死你们!亏钱亏到死吧!!


 


Staff的妹子面无表情地掏出对讲机,“A1呼叫入口,A1呼叫入口,4号口发现一队人员,正护送前往场馆,10分钟后请打开大门,over。”


 


“入口收到。”


 


随后她一脸不耐烦地用对讲机一手砸飞扑上来的异形,“吵死了。”


 


***


 


前方是最激烈的战场。


 


他们低头匆匆跑出出口,下一秒因漫天散放的奇景而目眩神迷。


 


巨大的烟花绽放在天空,城堡、巨树、白象、孤山还有飞龙,数不清的事物笼罩着场馆的天空,黑暗世界的力量一次次发起冲锋,每一波厮杀都激烈无比。


 


他们弯腰穿过战斗的最前线,无数的摊位上站着画师,他们的本子摊开,一本一本的燃烧着,然而燃烧的不是纸张,是其上承载的画。


 


每幅画燃烧后都会现出画中的事物,城堡拔地而起,飞鸟略过低空,鲸鱼在空中遨游,像炸弹一样将庞大的身躯砸落敌方阵营,枝繁叶茂的花草疯狂生长形成城墙。


 


浩浩荡荡的付丧神们砍杀着扑上来的怪物们,兰瑟迪尔骑着他的白鹿的双刀染血,莱格拉斯穿行其中箭无虚发,银时拿着刀,身旁是砍杀中的土方,小圆的一头粉色头发在黑暗中异常耀眼…….


 


美队从本子里站起来,鼓舞地看着他的作者,“you'regonna battle you're gonna fight. ”


 


你必须拼斗。


你必须奋战。


不管结果是输是赢。


你都能对自己交代。


 


 


达摩克里斯之剑浮于半空。


 


“来来来藏剑团就位,全员鹤归起风车砸!!”


 


 


 


这些不同世界中的人物齐聚此刻,并肩作战,他们因为画师们的手而再度复活,续写着原作之外不一样的故事。


 


他们在这些画中存活着,在这些画中精彩着。在这里没有原作结束了人物就消失的说法,他们在创作和笔下得到了不一样的生命,即使这幅画里的叶修倒下去了,千千万万个本子里的叶修站了起来。


 


那些画作带着画师全部的心血和精力,为幻想世界的热度和力量不竭地燃烧着。


 


燃烧干净的本子一本本从浮空中掉落下来,本子里的纸张已经全部变成了空白。


 


一个画师投掷着亚力克挂件,它们四散飞出,成为五彩的炸弹在敌方中爆炸,大笑说:“这他妈烧的可是钱啊!”


 


另一个冷静地轻笑,“就当体验一下凛大小姐烧宝石的感觉了。”


 


所有的本子都烧完了,还有明信片海报和无料,海报和无料烧完了,还有胶纸带和书签。他们拼尽全力将黑暗挡在这个场馆外。每一个在顽强战斗的人,大概心里都在想,请让这里成为可以栖息的净土吧。


 


 


“我支持不住了…..”有个画师捂着嘴摇晃着倒了下去,她为画本子夙兴夜寐花尽心血,身体虚弱又疲劳,“我好累啊…..”


 


“再坚持一下……”旁边有人扶她。


 


“不了…….反正也不会有人来买。”


 


黑暗陡然从这个缺口涌了进来,对啊对啊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干嘛呢。轻轻松松多好啊。花费了那么多力气也不会有回报啊。


来吧!来吧!来吧!


 


 


他们小队到了这里就地解散,所有人都奔赴去了属于自己的位置。黑发少女站了一会,提督一直很好奇她,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
 


她看着那个缺口从包里掏出了钱包。“战斗啊。”


 


“在这里?你?”他有点惊讶,这里不是画师的阵营吗。


 


少女回头一笑,“终于轮到我派上用场了呀。”


 


“真是等了好久。”


 


“你….你打算干什么?”


 


“不干什么,买本子呀。”一开始,我就是为了抢本子来的呀。


 


她灿烂一笑,走向了颓然蹲在地上的妹子。


 


“麻烦请给我来一本。”


 


“啊?”


 


驱散√


 


“这一本我等了好久终于买上了!”


 


“啊啊谢谢!!”


 


加血√


 


“请问会有续作吗?”


 


“恩…这个如果大家喜欢的话….”


 


“请一定要有!!我非常喜欢这部作品!!”


 


“谢谢…谢谢….送你一个钥匙扣吧….”


 


Buff√


 


提督一直跟在她身后,“你……”


 


黑发的少女飞速的收着本子。


 


 


“对不起….”这个摊上的画师看上去有点想哭,她指了指一堆已经燃烧干净一片空白的本子,“我已经没有了…..”


 


她沉默了一会,朝妹子伸出手,“没事,空白的也给我吧。”


对方瞬间惊讶地抬起了头。


 


我曾见过它燃烧时最美的样子,见过那些努力爱意还有心血散发出的光芒….我想我并不会嫌弃它奋斗过后残破的躯壳。如果这样可以把感激和支持传递到你心中的话,无论多少次,都会跟你说同样的话!


 


“这里要一本!”


 


***


 


画师全线告罄,防线寸寸后退。有新的职业顶替了上来,各种各样的歌声响了起来,原唱的翻唱的,悠扬不绝绕梁不散。


 


歌声中有此起彼伏大法术吟唱的声音。


 


写手们站在后方,他们口述着一个个故事,力量在他们的故事中成型,各种各样的人物于虚空中现形。


 


 


这一刻这片战场成为了魔都这个世界燃烧的心脏。


 


每个人与之较量的东西都不一样,挫折,父母,家庭,学业,工作…….每个人的特长和兴趣所在都不一样,所以大概每个人战斗方式都不一样大概也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。


 


只要各自都为目标拼尽全力就好了!


 


“你也去到适合自己的位置吧。”黑发的少女抱着一摞本子笑着看向她第一个遇见的少年。


“电玩区在那边哦。”


 


提督红着脸。支支吾吾地问道,“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…..”


 


她歪头想了下,狡黠一笑,“你可以叫我faith。”


 


Faith?


 


“信仰…..吗?”提督呆愣了一下。


 


“下次…..还有机会再见吗?”


 


“现代社会,并没有什么特别遥远的距离。”她掏出手机,点开了微博界面,上面写着她的ID。


 


很好,提督记下了ID,心想,吴邪对张起灵说过的话。这个逼装得我给满分。


 


 


所有一起奋斗的职业,构建了这个世界,于是我们这些人可以安心栖居于此,既得到了保护又找到了共鸣。我们是这个庞大世界中渺小的一员,又是支撑着这个世界运转的关键。


 


每一点飘渺的星光将汇聚成银河,照亮这个次元的星空。


 


名为cp的战役每年打响,这是我们在魔都这片土地上的第17次交战。


 


 


相伴数载,激情未却,幸甚有你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她收起手机笑着转身离开,转瞬间消失在了人群之中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信仰给你力量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TBC


 


虽然下文可能没有了,但是并不想用Fin标志结尾,希望他能永远都是TBC。


这篇脑洞通天的小文仓促写于去往cp的各种交通工具上,所以各种中二或是bug敬请谅解,关于文中因为剧情需要所说的某些负面的不当言论先表示歉意!希望大家不要介意!


 


喜欢着这个被称为2.5次元的世界!也喜欢喜欢着他的你!


 


谨以此文,献给漫展中每个不可或缺的你。


 


感谢阅读到这里!


 


希望这种感激和喜欢的心情能让更多的人看到,如果你喜欢的话就请转一下吧w



我的世界观

诶,那么认真做什么,不过是娱乐罢了

我是个杂食党你知道的

或许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根本没有像其他人那么迷恋吧

很多人不吃ALL,有CP洁癖

可是我看的文只要是一对一,CP有萌点,就安心吃了

以前看过一句话,关于盗笔的

这不是传奇,更是信仰

觉得好热血的样子

可是,那是他们的世界啊

我们永远也无法涉足的世界

所以只能静静的看

走我们的路

真的信仰,太重了

我希望二次元的角色能够有一个美满的结局,更希望我自己也能有

所以觉得写书把自己写哭了的真的是用情至深啊